房門闔上後,兩人之間,只有靜默。

  「泰民 … …」嘆了口氣,輕輕地坐到了床邊,珉豪溫柔地呼喚著正虛弱地靠著枕邊休息,低垂著頭不願面對自己的小貓,並將渾身無力的他給再度拉進了自己懷裡。

  「我不想用可笑的理由與藉口來解釋自己的過錯,畢竟這陣子,害你這麼難受,我也 … … 還無法原諒我自己。」安撫似地揉了揉泰民那令自己愛不釋手的後腦勺,珉豪接著說道:「我不知道權玄熙對你說了什麼,讓你產生了這麼多負面的想法。但有件事情,我一定要讓你知道。」

  「你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比我的生命還重要。」
  稍微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略微強勢地讓懷裡的人與自己對視,直直地望向那雙哭得淚眼婆娑的大眼,無論是珉豪的話語本身,抑或是眼神裡的真摯與那幾近燙人的熱情 … … 無一不撼動著泰民的心。

  「對不起,瞞著你這麼多事。原本,我只是不希望你擔心而已,但這樣的想法,終究太自私了。」微微苦笑了一下,珉豪嘗試在心中將自己和泰民的立場對調思考。如果是自己的寶貝工作上受了委屈,但卻選擇瞞著自己,那麼,自己一定也會無法接受吧?

  「害你一個人不安、寂寞 … … 我真得很抱歉。給我一個機會,原諒我好嗎?」不捨地吻著泰民那泛淚的眼角,珉豪心中懊悔不已。


  「你 … … 喝酒了 … …」
  雖然來到燦烈家前,珉豪才好好地打理過自己,但是身上沾染的酒氣,若是貼近身體,卻是依然可以依稀聞到。
  打從和泰民交往以來,除非必要,否則珉豪是不碰酒的。因此,這味道不僅令泰民不習慣與陌生,更感到擔憂不已。
  這股情緒,自然也不自覺地呈現在語氣裡。

  聽到小小的聲音,從自己懷裡傳了出來,而且一開口就是關心自己,珉豪一陣心暖。
  「昨晚,我想你想得太難受了。」
  溫柔地回應著泰民,摟著他的臂彎忍不住又緊了緊,珉豪知道,自己這天使般的戀人 … … 其實從未生過自己的氣。
  他 … … 就只是一昧地自己在心底痛苦著、隱忍著,獨自承受著所有的負面情緒,以及他人的惡意中傷 … …。

  「泰民,答應我,永遠不要離開我。」
  「知道嗎?真正配不上你的人,是我。我沒能好好保護你,讓你免於別人的傷害。甚至,傷你最深的人 … … 還是我自己。」
  「這陣子,因為工作冷落了你,是我的不對。但請你相信我對你的情感,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你的性別與身份,也從來不是我所在乎的。崔珉豪深愛的,是李泰民這個存在。」

  心疼地說出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安慰話語,珉豪由衷地感謝泰民在感情上對自己的體貼與包容。
  而如今 … … 自己只能盡著最大的努力,以求重新得到泰民的信任。
  「所以,我的寶貝 … … 別再胡思亂想了好嗎?以後有什麼不開心,或是我又做不好了,你別將這一切都獨自承受。我是你的戀人,你可以放心地跟我分享,這不會造成我的負擔的。」

  珉豪的話,一字一句,緩緩地滲進了泰民的心,解除了他的不安。原本緊繃著的情緒,也逐漸地放鬆下來。
  沒有一段感情是無風無雨。
  面對著一個如此深愛著自己的人,即便對方曾經一時糊塗,做出了傷害自己的決定,但泰民知道,自己依然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再一次全心全意地信任他 … …。


  「那 … … 以後你工作上遇到困難,也不准再背著我一個人煩惱。」將臉埋在珉豪懷裡,泰民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地說道。帶點撒嬌的語調,令珉豪的心化成了一攤水。
  
  「嗯。」
  「不可以太勉強自己,總是加班到深夜。」
  「嗯。」
  「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要喝悶酒 … …。」
  「嗯。」
  「不可以說你配不上 … … 嗯 … …」
   
   嘴角掛起了一抹微笑,泰民的話,每一句都讓珉豪感到萬分窩心。忍不住截斷了他便是一陣深吻,以解思念之情。直至察覺懷裡的人有些呼吸困難,才趕緊放開了他。

  「小笨蛋,還沒學會接吻時怎麼呼吸啊?」有點無奈地吻了吻身下的人兒那紅透了的雙頰,望著他那迷離的大眼和微微喘息著的紅嫩唇瓣,珉豪的身體熱了起來,但卻因為顧慮著泰民的身體狀況,不敢有進一步的行動。

  明明都是因為你吻得太激烈了 … …。
  有些委屈地想著,泰民瞪了珉豪一眼,而後者被這樣毫無威嚇性的一瞪,則忍不住笑開,兩人間的氣氛也逐漸恢復了往日的甜蜜。


  「寶貝,累不累?想不想睡一下?」懷裡的人體溫依然有點高,令珉豪心疼不已。柔聲地詢問著,但泰民卻輕輕搖了搖頭。
  「我想洗澡 … …。」昨晚開始發燒之後,泰民身上就出了不少汗。雖然清晨鍾仁過來照顧他時,曾經細心地用濕毛巾替泰民擦拭了身體,但是,愛乾淨的泰民依然覺得有些難受。

  「好,我陪你。」二話不說地抱起了泰民準備走向浴室,就在此時,珉豪突然重新注意到他身上的打扮。
  該死 … … 盡是如此地 … … 性感!
  而且這副模樣,還被自己以外的男人給看到了。

  胸口猛然湧起一陣妒意,走進浴室並扭開了水龍頭調整好合適的水溫,珉豪忍不住又吻上了暫時坐在浴缸邊緣的泰民。

  「居然穿了別的男人的衣服,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輕輕舔舐著泰民小巧粉嫩的耳垂,珉豪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充滿調情意味的話語、微微呼出的熱氣,以及 … … 那赤裸裸的佔有欲,讓泰民聽了之後,立即害羞得不知所措。

  咬了咬下唇,小貓咪在短暫思考之後,呆萌地做出了一件事後想起來只有後悔可以形容的事。
  「… … 那,我脫掉好了?」試探性的眼神有些慌亂地偷偷看了看珉豪,泰民主動褪去了身上的白色 T-Shirt。
  隨著脫衣動作而伸展開來的纖細腰肢、僅剩下一件貼身黑色四角褲的白皙身體,再加上泰民那羞怯的可愛表情,這近距離在珉豪眼前上演的養眼畫面,令他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慾望。

  「… … 你這是在誘惑我?」
  這撩人但卻單純的小貓咪,完全不懂在深愛自己的男人面前脫衣服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伸手脫去自己身上的襯衫與長褲,珉豪迅速地將這些礙事的衣物通通給丟到了外頭的更衣間,便轉身繼續吻住了泰民的唇瓣。
  大手撫上他發燙的柔嫩肌膚,舌頭溫柔地游移著,自那細緻的頸項開始向下 … … 最後停留在胸前那紅嫩的乳首,反覆舔弄按壓,沒過多久,泰民的下半身就起了反應,只能嬌喘連連地作出微弱的抵抗。

  「珉豪 … … 不要 … …。」腦袋因為低燒和情慾而發暈,讓泰民不敢放縱,求饒似地望著珉豪,但男人卻立即發覺他的口是心非。

  「乖,別忍耐。我不會做到最後,你只管好好享受吧!」略帶邪氣的一笑,珉豪握住了泰民那早已硬挺起來的粉色性器,開始溫柔地套弄,另一手則將泰民給引導到自己那碩大的分身。
  「寶貝,幫我握住他。」俯身在泰民耳邊低語著,珉豪的聲音,帶著一股令人無法拒絕的魔性,讓泰民不知不覺聽話地握住了那碩大灼熱的柱體。

  「對 … … 像我這樣上下移動,嗯啊 … … 你做得很好。」沒想到泰民會一點就透,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模仿著自己的動作,就著因為慾望而流出的濕滑黏液,便聽話地開始幫自己手淫 … … 瞬間珉豪腹部一緊,差點就射了出來。

  「小妖精 … …。」懲戒性握住了泰民敏感的前端,用手心來回摩擦著,珉豪滿意地聽到懷裡的人發出了悅耳的呻吟,身體也瞬間發軟 … … 主導權,再度回到了自己身上。
  「舒服嗎?想不想要再更舒服一點?」一邊舔弄著泰民那腫脹的乳尖,珉豪不斷提出令泰民羞怯不已、難以啟齒回答的問題 … …。

  全身的敏感處都因為這些話語而被撩撥得更加興奮,泰民小巧的堅挺不斷流出濕滑的蜜汁,僅能微微顫抖著忍受著一波一波的快感,完全喪失回應的能力 … … 沒過多久,便已經瀕臨高潮。

  「珉豪,我要不行了 … … 嗯 … …。」
  「我也是。寶貝 … … 再握緊一點。」

  強烈的快感席捲而來,兩人甜蜜地在彼此的手中釋放 … … 被那無邊無境的高潮所吞噬。
  時間,宛如就在此時停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umiu 的頭像
miumiu

湖 水 綠 毛 線 球

mium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