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陣固執得不肯停止的震動聲給吵醒,珉豪一邊撫著生疼的太陽穴,一邊摸出了口袋裡的手機。
  看看牆上的鐘,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而窗外 … … 依然是雨天。
  自己昨晚,想必是喝醉之後就直接睡在客廳沙發上了吧?

  拿起手機,發現屏幕顯示來電人是崔始源,怕是急事,珉豪趕緊按了接聽鍵。

  「哥,是我。」
  「你的助理說昨晚案子談到一半你就先走了,怎麼回事?」
  話筒裡傳出了熟悉的聲音,語氣裡只有關懷,沒有責備。崔始源的問句,讓珉豪的心頓時脆弱了起來。


  「我和泰民之間 ... ... 出了一點問題。」低聲擠出了答案,此時此刻,珉豪就如同迷了路的孩子一般,話語裡完全沒了平日的神采與自信。

  「我明白了。公司的事還有韓烈那老頭就交給我應付,你不用擔心。」畢竟是將近20年的兄弟,有些事情,不用珉豪說出口,崔始源便可以感同身受。
  清楚知曉泰民對珉豪來說有多重要,崔始源一句話立即給予了最直接的協助。

  「哥,謝謝你 … …。」
  崔始源平日公務有多麼繁忙,珉豪心知肚明。然而如今為了自己這個弟弟,卻仍理所當然地爽快擔下了所有的公事 … … 對此感動在心的珉豪,忍不住接著對崔始源吐露了更多心事。

  「這次,我真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 ... 他說,不想見我。」前一晚的心痛再度復甦,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珉豪拿起了昨晚喝剩的半瓶威士忌,再度往杯子裡倒滿。


  「你振作一點。」皺了皺眉,崔始源以兄長的語氣緩緩說道:「人們總是習慣將愛情給神聖化,但事實上,愛情經常帶來令人難以承受的傷害。」
  「你不該害怕去感受這些傷害,愛情中的痛苦是為了要令人覺醒。勇於承受這些痛苦,才會從中變得堅強,這一切都取決於你如何面對。痛苦只是一種感覺而已,是我們的一部分。」
 
  不知道自己的話,珉豪可以聽進多少,最後,崔始源語重心長地說到:「趕快去找他吧!要知道,當這段愛情越是折磨你,越是表示它與你緊密相連。」


  崔始源的開導,逐漸令珉豪平靜下來,並開始尋回思考的理智。
  沒錯,現在可不是垂頭喪氣喝悶酒的時候,比起泰民 … … 自己現在承受的這一切,根本連痛苦也稱不上。
  那麼纖細敏感的他 … … 現在心底想必十分無助吧 … …?自己要趕緊採取行動,將他給挽回自己身邊才行。

  「我知道該怎麼處理了。」感激地向電話裡最親近也最信任的兄長又道了句謝謝,珉豪心中有了明確的方向。
  留下一句Good Luck,崔始源微微一笑,放心地掛上了電話。

  而結束通話的珉豪,此時才發現了一封昨晚無暇閱讀的簡訊。

  「注意一個姓權的女人。
   昨晚她一接近交談,小貓咪就沒了精神,
   還從酒會現場早退了。
                宇都」

  有點奇怪的內容,卻讓崔珉豪在短暫思考之後瞬間串起了所有的線索。
  最近總繞在自己身邊姓權的女人,只有一個。
  權玄熙,妳到底對泰民說了什麼? 
  


燦烈住所 ──

  昨晚淋了那麼一場雨,又在寒冷的戶外待了過長的時間,身體向來虛弱的泰民,終究還是發燒了。
  清晨五點多,因為在意而前往主臥察看的燦烈,發現泰民並未鎖上房門,心中一陣悸動。

  這 … … 應該可以解釋成他相信我的感情,知道我不會做出傷害他的事了吧?一邊有些恍惚地想著,燦烈放輕腳步走進了床邊,但卻發現床上的人有些難受地呼吸著,睡得一點都不安穩。

  輕輕撫上了泰民的額頭,手裡傳來一陣高溫。
  燦烈見狀,趕緊準備濕毛巾做了應急措施,減緩泰民的不適,動作準確、溫柔且有條不紊。
  床上的小人,此時已經病得迷迷糊糊,燦烈一邊責備著自己沒有早點發現,一邊立即連繫了鍾仁、鍾鉉和Key,而三人聞訊也在半小時內連同泰民的家庭醫師一同陸續趕到。

  親眼看到了泰民那張佈滿著痛苦的小臉,眾人都是一陣心疼。
  然而,一直待在這裡乾著急也對泰民的病情沒有幫助。折騰了兩個小時,清晨七點多,鍾仁還是去了學校,Key也回公司處理未完的公事。

  單獨留下的鍾鉉,再度謹慎地向燦烈詢問了前一晚的細節。  
  而在聽完燦烈的說法之後,鐘鉉腦中只浮現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酒會現場,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一通電話請電視臺傳真了賓客名單,鐘鉉決定去找珉豪一趟。
  不僅僅是為了昨晚的事,鐘鉉要確定的,還有現階段的珉豪是否還有資格與能力帶給泰民幸福?
  若是無法得到令人滿意的答覆,那麼,自己身為經紀人,同時也是幾乎陪伴著泰民長大的摯友,將會開始積極介入,強制兩人結束目前的戀愛關係。


  鐘鉉抵達珉豪的公寓時,珉豪正好從浴室出來,稍微褪去了前一晚的狼狽。
  接獲管理處通知鐘鉉來訪,珉豪絲毫不感到意外。
  畢竟,前一晚發生了這麼大的事,自己身為一個失職的男友,早已做好要被大家圍剿質問的心理準備。

  開口便是一句真心誠意的道歉,珉豪的聲音裡,帶著疲憊與沙啞。
  看著珉豪這明顯陷入自責的失意模樣,再加上客廳裡殘存的酒氣,原本在鐘鉉心中堆積著的怒氣,不知不覺間消失得不知去向。
  只因他想起,自己也曾跟Key有過矛盾,就像現在的珉豪一般,因為愛而痛苦、掙扎 … …。

  「道歉的話,你就留著跟泰民說吧。」
  嘆了一口氣,鐘鉉接著正色說道:「先處理眼前的事。這是昨晚出席酒會的賓客名單,你看看有沒有什麼頭緒。」
  看到珉豪宛如在查詢什麼似地快速檢視著手中的資料,鐘鉉證實了自己的想法。
  而毫不意外地在名單上找到了權玄熙的名字,珉豪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


  從鐘鉉口中得知泰民發了燒的消息之後,珉豪和他匆匆道別,單獨趕往了燦烈的住處。
  雖然 … … 泰民說過不想見到他,但知道心愛的人臥病在床,珉豪實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急如焚。

  又一次 … … 小東西生了病,第一時間陪在他身旁的人,卻不是自己。
  腦中忍不住浮現出燦烈細心地照顧著泰民的想像,在發現這畫面出乎意料之外的和諧之後 … … 頓時,珉豪心底除了焦躁,還湧現了一股醋意。
  燦烈是個無論能力、外貌、品行,都不輸給自己的優秀男性。即便不像自己這樣擁有令人生畏的家世背景,小小年紀卻憑著自己的努力在崔氏累積了不少歷練與財富。

  如果是他,絕對擁有與泰民交往的資格… …。是自己一直以來,警覺性都太低了。
  小貓咪的主人 … … 並不是非崔珉豪這個人不可。
  他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魅力如何強力地牽動著身邊的人 … … 自己不正是最瞭解的嗎?

  為什麼自己會下意識地覺得李泰民永遠會屬於崔珉豪?為什麼又會如此自私地因為公事而冷落了他?
  泰民他 … … 是個如此貼心乖巧的戀人 … … 而這就是自己回報他的方式嗎?為什麼自己不能再更為他著想一點?… … 不能再更珍惜他一點?

  就算只是一時糊塗,越想,珉豪卻越是無法原諒自己。
  在開車前去探望泰民的路上,珉豪的心境壟罩在自我厭惡的情緒之中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umiu 的頭像
miumiu

湖 水 綠 毛 線 球

mium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