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過後,一陣慵懶的倦怠感立即湧上。
  舒服地待在珉豪懷裡,泰民任由他拿起蓮蓬頭替自己洗去身上的黏膩,隨後乖巧地坐進浴缸,享受著珉豪的洗頭服務。
  燦烈家的浴缸要容納兩人其實是略嫌窄小的,但是兩人依舊一起甜蜜地泡起了鴛鴦浴。
  泰民很喜歡這份貼近感,專心地感受著珉豪修長的手指在自己的頭皮與肩頸上的觸摸與按壓,那令人上癮的按摩手技,讓身體尚未痊癒的小貓咪很快就因為襲來的睡意而意識恍惚。  

 

  珉豪見狀忍不住寵溺地笑了笑,抱起懷裡的人兒走到更衣間,快速地幫他擦拭身體上的水珠以及濕濡的髮絲,然而,在幫泰民穿衣服前,珉豪喉頭卻又再度湧起一股微酸的情緒。
  短暫遲疑之後,珉豪拿起了自己的襯衫給泰民穿上,這才滿意地將小貓咪給帶到房間吹頭髮。

  自己的戀人這股小心思,泰民當然是知道的。
  一邊在心裡覺得將心底獨占欲給徹底展現出來的珉豪孩子氣得可愛,泰民一邊又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
  雪白色的襯衫,充滿著潔淨感,還帶著珉豪常用香水的氣息。雖然穿在泰民身上尺寸實在過於寬大,但卻帶給他滿滿的安心感。
  吹乾頭髮並喝了一杯溫開水,小貓咪在床上蜷縮起身子,便陷入了安穩的沉睡。

 

  看著泰民可愛的睡顏,珉豪的心裡充滿了憐愛。
  伸手將床上的棉被稍作調整,將自家寶貝又蓋得密實了些,最後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個輕吻,這才靜悄悄地轉身離開。

  而走出房門的瞬間,珉豪的眼神瞬間變得凌厲冰冷。
  終於將自己這纖細敏感的小貓咪給摟回自己的懷抱 … … 接下來,就是算總帳的時刻。

 

  泰民好不容易悠悠醒轉,已經是接近傍晚五點鐘。
  張開眼睛的瞬間,發現陪在自己身邊的是燦烈而不是珉豪,泰民一張小臉完全藏不住寂寞,讓燦烈看了心頭發疼。

  「別露出這種被遺棄的表情,我又會想吻你哦!」故作輕鬆地開泰民玩笑,燦烈先是揉了揉他柔順的髮絲,接著立即恢復認真轉達珉豪所交代的話。
  「珉豪有點事要忙,只是先暫時離開而已,一會兒馬上就來接你了。另外,他要你乖乖吃東西,剛剛還特地請人送了餐點過來,就等著你睡醒呢。」
  說著話的同時,燦烈將泰民給帶到了餐桌旁,並為他盛了一碗還熱著的魚粥。幾個漂亮的木盒在眼前擺開,裏頭則是裝著一道道口味清爽且擺盤雅緻的小菜。

  舀起一匙粥並細心地吹涼,送到了泰民嘴邊,燦烈下意識地想照顧身邊這惹人疼愛的少年,只是,在對上泰民眼神的瞬間,卻看見了他的猶豫與不知所措。
  而這一切 … … 都是因為自己前一晚的衝動,以及那不顧後果的莽撞告白。

  輕輕放下了手上的湯匙,為了不讓泰民感到為難,燦烈決定要採取行動,結束自己這段苦澀的單戀。
  就算可能徒勞無功,但如今三人之間失衡的關係,僅剩自己有能力修補。
  
  「泰民,昨晚的事,你就當沒發生過。」
  「我 … … 是真得很喜歡你。」有些緊張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燦烈接著說道:「但,我更希望可以一直看著你幸福微笑的模樣。」
  「從現在開始,在我心中 … … 只會將你當成一個最親近的弟弟。」心裡好像有什麼碎開來了,但燦烈選擇忽視自己的感受。「對你,我不會再有一絲踰越。所以,請你別拒絕我的關心好嗎?」

  一席話說完,燦烈只覺得幾乎快要用盡了自己全身的氣力。不僅是因為害怕泰民會拒絕接受,更害怕他 … … 選擇從此以後對自己避而不見。
  只因即便對現在的燦烈而言,要對泰民抱持著友情已是不可能的事,但,燦烈依然希望可以就近守護著他 … … 讓一切一如往常。
  

  「怎麼可能 … … 當作沒發生過呢?」帶著稚嫩的嗓音傳了出來,但語氣裡,卻藏著說不出的成熟。面對燦烈這份真誠的心意,泰民決定要好好地給予正式的回應。
  「謝謝你,燦烈哥。聽到你的告白時,雖然嚇了一跳,但我真得很高興。」主動伸出手握住了燦烈,泰民繼續慎重地說道:「只是,我心底有更喜歡的人了。所以,很抱歉不能接受你的感情,希望你能諒解。」
  

  沒有料到泰民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燦烈頓時眼眶一熱,忍不住摟住了他。
  「燦烈哥 … …。」感覺到摟著自己的身軀正微微地顫抖著,泰民也不抵抗,一雙小手反倒是輕輕地環住了燦烈,並溫柔地輕撫著他的背。
  在這一刻,泰民只覺得眼前的人兒似乎變成了一個孩子。

  「泰民,有你這些話就足夠了。謝謝你,給了我一場完美的初戀。」緩緩地鬆開了自己的懷抱,燦烈有些哽咽地說。
  自己的心意,正被泰民好好地珍惜著 … …。他不但沒有因此選擇逃避,反倒是決定認真面對自己對他的感情。果然,就跟第一次見面時的感覺一樣,這美麗可人的小東西 … … 真得是天使。

  如今,這段戀情已迅速地畫上了句點,但,燦烈的心底卻沒有任何遺憾。
  或許,愛之所以神聖且令人嚮往,正是因為人們願意為此無條件地做出犧牲與退讓吧?
  往後,隨著歲月流轉,燦烈知道自己可能因為人生閱歷而有所改變,甚至邂逅其它對象 … … 然而,即便如此,泰民依然永遠會是他心中最特別的存在。


  「燦烈哥,我餓了。」撒嬌似地拉了拉燦烈的手臂,泰民故意望了一眼桌上的粥,但卻不主動伸手。
  燦烈看了也會心一笑,知道眼前這體貼的小東西正在試圖化解兩人之間方才的尷尬,當下立即端起了粥接口說道:「好好好,餵你吃就是了。」
  反正 … … 哥哥照顧生病的弟弟,餵他吃粥也是很自然的行為嘛!
  一頓飯的時間裡,兩人逐漸恢復了往日的互動。


  傍晚時分,為了方便照料,珉豪將泰民給接回了崔家宅邸過夜。
  小東西睡了一天,燒已經退得差不多了。擔心著這場病會影響到工作,泰民在車上就緊張地聯繫了鐘鉉,先是跟他道歉,接著立即說道自己明天可以上通告了,請他不用擔心。
  但鐘鉉卻是老早就取消了泰民這兩日的全部行程,說什麼也不同意讓他大病初癒就馬上上工,最後,泰民只能心懷感激地接受這份體貼。

  抵達崔家時,正好差不多已是晚餐時間。
  打從泰民第一次造訪崔家,大宅上上下下便淪陷在他的魅力裡,幾個有機會貼身服侍他的傭人,對於自家少爺這個惹人疼愛的戀人更是照顧有佳,幾乎要比對待正牌主人還要殷勤。
  稍早一從珉豪口中得知泰民身體微恙,今晚會直接留宿,總管隨即指揮大家做好了各種準備,並請崔家大廚著手精心料理,慢火熬煮了一道滋補的燉品。
  發現宅邸裡的傭人們沒有自己的吩咐卻主動做了這些安排,珉豪驚喜之餘,倒也不感意外,只因自己的寶貝,一直以來都是如此討人喜歡。
  
  將泰民給送進自己房間休息,珉豪先是走進了一旁的衣帽間更衣,而就在這幾分鐘不到的時間裡,真正的主人崔世宇也抵達了宅邸。
  聽見朴總管談到泰民身體不適正在珉豪房裡休息,崔世宇連身上的西裝都無暇更換,便著急地前往探視,只是,沒想到迎接他的卻是泰民的一陣驚慌。


  「崔伯伯您好 … …。」沒有料到崔世宇會出現,泰民腦袋裡頓時閃過權玄熙所說的話,明明以往從未懷疑過崔家人對自己的態度,但在此時 … … 心底卻只剩下恐懼與不安。
  「怎麼啦?叫得這麼生疏。我不是要你也喊我爸爸?」
  久經商場所培養出的敏銳直覺,讓崔世宇立即察覺了泰民的異樣。修長的雙腿大步一跨,轉眼間便坐到了床邊,伸手攬住了泰民輕聲詢問。
  只是,泰民卻是下意識縮了縮肩膀,一雙美麗的大眼微微低垂著,看著自己絞緊的小手,整個人變得更加緊張。

  「因為有人對他說了些不該說的話。」換上了家居服的珉豪,緩緩走出了衣帽間,見到自己的父親正在與泰民交談,心想這或許是個打開泰民心結的好機會,當下索性不靠近床邊,刻意坐到了稍遠處的一處沙發。

  而在聽到珉豪聲音的同時,崔世宇亦明顯感覺到泰民在自己懷裡的一陣輕微顫抖,雖然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看來,自己有必要跟他好好談談。不然以後這小東西躲著自己,該有多令人鬱悶呢?

  「泰民,你寧可相信別人,也不願意相信我和珉豪嗎?」
  崔世宇的話,可說是直接問到了核心,讓泰民聽了不禁陷入了沉思。
  
  雜亂的思緒在腦中流竄著,眼神裡滿是痛苦與矛盾。過了半晌,泰民終於怯生生地說道:「我 … … 可以問個問題嗎?」

  「嗯,盡量問。」環著泰民纖細肩膀的手緊了緊,崔世宇一邊想著這孩子是不是瘦了,一邊鼓勵似地誘導著。

  「您 … … 會不會期待看到珉豪的孩子?」終於鼓起勇氣來與崔世宇對視,泰民的眼眶微紅,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脆弱的氣息。讓此時總算看清了泰民那張小臉的崔世宇是萬分地憐惜與不捨。

  頓了一頓,崔世宇慎重地回答道:「當然。為人父母者,任誰都會有著這樣的期待。」
  瞬間,泰民的表情變得泫然欲泣,崔世宇見狀,趕緊將他給摟入懷裡安撫。


  「但是,現在崔伯伯我更期待看到的,是你和珉豪結婚的模樣。」懷裡傳出了小小的啜泣聲,揉了揉泰民的後腦勺,崔世宇接著說道:「我只要你們好好地在一起,知道嗎?」
  「有沒有孩子,一點都不重要。對我來說,只有見到你們兩人幸福,才是我心底最大的安慰。」
  
  小東西似乎哭得更兇了。
  真傷腦筋,不管怎麼說,都會將他給惹哭。
  明明平日應付任何場合,總能帶著大人特有的從容與餘裕,但此時此刻,崔世宇卻因為一個少年的眼淚而驚慌。
  難得見到父親露出如此狼狽的表情,珉豪在被泰民哭得心頭發疼之餘,卻也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走進了床邊準備將泰民給摟回自己身邊,珉豪故意有些吃味地說道:「爸,你抱夠了沒。」
  剛剛看著自己依舊年輕帥氣的父親摟著泰民安慰的樣子,猛然覺得這畫面看起來竟出乎意料之外地和諧,頓時讓珉豪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把崔世宇給攆出房門。

  「哈,白養你這兒子了,吃醋居然吃到我頭上。」忍不住爽朗地笑了出來,崔世宇拿出一條質地細緻的手帕,一邊溫柔地拭去泰民小臉上的淚痕,一邊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泰民,我們早就把你當崔家人看待了。往後有任何事,別一個人傷神,直接向我和珉豪求助,知道嗎?」
  聽出了這些話語裡的關懷與重量,泰民感動不已,先是乖巧地點了點頭,之後有些害羞地輕輕說了句:「爸 … … 謝謝你。」聽得崔世宇胸口裡是一陣說不出的心暖。
  
  識相地將這個空間留給了兩人,崔世宇笑容滿面地離開了珉豪房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umiu 的頭像
miumiu

湖 水 綠 毛 線 球

mium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