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天氣逐漸寒冷,泰民的工作也更加忙碌了起來。
  除了是因為公司計劃讓他在12月以一首曲風感傷的情歌回歸之外,更重要的是 ── 這首歌是泰民第一次嘗試作詞作曲。
  相關細節公司格外注重,所以泰民必須額外撥出時間前往錄音室參與討論的比例也比以往更高。
  
  為了保有兩人相處的時間,只要行程結束後時間允許,泰民都會盡量趕回首爾。只是,珉豪最近卻因為父親公司裡的一個大型企畫案而異常忙碌,到家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晚。
  有時泰民已經等到凌晨,都還不見珉豪的蹤影。打電話聯繫,則只會得到要他先盡早休息的叮嚀。

 


  兩個人難得能在一起的時候,越來越常被珉豪不時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
  有時候,珉豪望了一眼來電顯示便會按掉電話;但有時候,他會暫時離開泰民,講上好長一段時間。

  這獨自一人等待著珉豪再度回到自己身邊的時間 … … 是泰民最感到難受的時刻。
  不安與焦慮,悄悄地侵吞著泰民那脆弱的心與神經。
  偶爾 … … 腦中甚至會不由自主地浮現權玄熙親暱地勾住珉豪雙手笑盈盈地說著話的畫面,以及更多多餘的想像。

  只是,每當珉豪走回自己身邊,泰民依舊選擇強迫自己忽視心中的空洞,扮演著一個乖巧可愛的戀人。無條件地付出信任,對於電話內容亦從不過問。
  珉豪已經很忙碌了 … … 不能再因為自己幼稚的不安就輕易造成他的心煩。不能再這麼習慣性地依賴著珉豪,要堅強一點才行。數不清是第幾次,泰民在心裡大聲地提醒著自己。

  或許是這一回泰民的演技實在太好吧?
  又一次,珉豪沒有發覺到泰民的異樣。
  

 

  與此同時,反倒是燦烈出現在珉豪公寓的機會大大地增加了。
  最一開始,是在某個深夜來幫珉豪拿文件。
  但就在那晚,燦烈碰巧遇見了泰民 … … 從此,多了一個再忙也要每天晚上抽空來公寓一趟的理由。
  小東西一個人時,完全無法令人放心。餓了不會主動找東西吃、冷了也不懂得加件外套。
  來幫珉豪拿文件的哪晚,燦烈一進門便見到了一個穿著輕薄的睡衣奔向自己的小身影,在發現自己不是珉豪後,臉上浮現了淡淡的失望,強打起精神招呼自己的模樣,令人心疼不已。

 

  趕緊前往寢室拿了一件外衣幫泰民批上,過程中無意間碰觸到泰民小巧的雙手,燦烈下意識將它給緊緊握住 … … 只因那手上的溫度,低得令人擔憂。
  「泰民,你一直在客廳裡等珉豪嗎?」溫柔地將泰民給帶回沙發上坐下,燦烈一邊揉著泰民的手,一邊緊接著說道:「你的手好冰,這樣會感冒的知道嗎?」
  
  手突然被握住,泰民明顯被燦烈的行為給嚇了一跳,身體也瞬間變得僵硬。直到聽完燦烈的話,感受到話語裡的關懷,泰民才逐漸卸下心防。
  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泰民陷入了沉默。就只是低著頭看著自己那在燦烈掌心裡顯得更加袖珍的小手 … … 感覺它們在燦烈的呵護下逐漸又恢復溫暖。

 

  「你也忙到很晚吧?以後就早點休息沒關係的,珉豪如果知道你這樣子做也不會開心的。」在心底默默地嘆了一口氣,燦烈接著說道。而這一次,泰民終於有了回應。

  「燦烈哥,請你別跟他說!」軟軟的語氣裡,透著慌亂與著急。「我怕自己在房間裡睡著了,錯過珉豪回來的時間才 … …」
  「所以你就在客廳裡等嗎?現在可是11月!雖然這裡有中央空調但你身上穿得這麼少,如果不小心在客廳裡睡著著涼了怎麼辦?還有若是珉豪今天真得沒時間回來,你準備就這樣一直等下去嗎?」忍不住有些生氣地打斷泰民的話,燦烈語氣嚴厲地提出了責備的話語。但一回神,卻在看到泰民那渾身散發著無助氣息的模樣時,陷入深深的後悔。

 

  「對不起,我 … …。」懊惱地抓了抓頭,燦烈瞬間有點不知所措。
  眼前的人兒 … …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脆弱了?
  不,或許他一直都是這樣 … … 只是,一直以來,自己離他太遙遠 … … 從未有機會發現而已。

  「餓不餓?我幫你弄點吃的好不好?」兩人間的氣氛有些尷尬,但看看時間已經快兩點,燦烈依舊忍不住擔心地問道。
  看見泰民輕輕搖了搖頭,燦烈於是伸手將泰民身上的衣服又拉緊了些,起身走向廚房熱了一杯牛奶。

 

  泰民的反應與那失魂落魄的模樣,無疑是在間接告訴燦烈,他和珉豪之間有了狀況。只是,即便問了 … … 泰民大概也不會告訴自己。

  最後,燦烈編了個理由悄悄打電話跟珉豪說會遲些回公司。
  直至哄著泰民回寢室,看著他把牛奶喝完並好好地躺下,才終於放心地離開。

 


  之後兩個禮拜,只要是珉豪晚歸的夜晚,泰民都會見到燦烈。
  他總是帶著宵夜出現,待上約半小時開朗地開啓各種話題陪著泰民聊天,臉上的笑容,就像泰民對他的第一印象一般燦爛溫暖。
  偶爾,他還會帶上一些新奇的東西。聖家堂的立體拼圖、獨自一人也能玩的桌遊、會隨著人聲搖動的絨毛娃娃擺飾 … … 就像是怕小貓咪一個人會悶壞似的,默默挖空心思用心地準備著。

  對於自己的行為,燦烈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最要好的朋友和他的戀人之間有了矛盾,我卻不斷地找機會接近他的戀人 … … 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不就是趁虛而入嗎?
  打從第一眼見到泰民開始,燦烈就知道自己無法將眼前這個妖精般美好的少年當做一般朋友,因而下定決心要封印自己的感情。
  但如今,除了努力控制自己的行為,不讓泰民察覺,繼續以一個哥哥般的身份照顧著他 … … 其它的,卻似乎已無法輕易地踩上煞車。
  到頭來,燦烈不得不承認 … … 先前實在是太小看了自己對泰民的心意。

 


  另一方面,猜想著燦烈應該是受到珉豪的囑咐,要他幫著照顧自己,才會如此熱心。因此對於燦烈的行為,泰民雖然感動在心裡,但卻是從來沒有過多的聯想。
  只是,有燦烈陪伴的時光,理應好過之前那無數個泰民獨自一人守著這層公寓的夜晚的 … … 可不知道為什麼 … … 泰民心裡的失落感,卻是一日一日越形巨大,幾乎 … … 就要令那小小的身軀無法承受。

 


  這一天,泰民難得出了外景拍攝新歌MV。
  配合劇情,公司借用了一個美麗的遊樂園,並收集11月中剛降下的雪,搭置大片雪景。
  剛開始時一切順利,但拍著拍著,泰民卻突然錚錚地流下了眼淚,之後便緩緩地蹲落在雪地裡。在鏡頭前怡然自得地展現自己魅力的模樣,瞬間不復存在 … … 原本就嬌小的身影,此刻看起來更加纖弱,令人不禁害怕 … … 下一秒,他是否便會虛幻地消失不見。

 

  現場都是與泰民十分熟悉的工作人員,大家看了無不一陣心慌,導演立即中斷了拍攝,鐘鉉則拿著一件厚外套立刻衝進現場,動作輕柔地緊摟住泰民,將他給帶進保姆車。
  
  小東西平常最敬業了。一個連發著高燒也逞強地完成演唱會的孩子,這次卻由於私人情緒而影響到工作表現 … … 鐘鉉和Key都是明眼人,自然知道泰民這次的心事非同小可,而且跟珉豪有關。
  看著泰民臉上明顯少了笑容、發呆的時間增加,連帶食慾也受到影響,吃東西時總是只吃上一點點 … … 其實不僅只是鐘鉉和Key,幾位朝夕相處的工作人員也都看在眼裡。
  只是,知道泰民本人並不想說,因此,大家也不想讓他感受到任何壓力。就只能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去對泰民好,不著痕跡地幫著他轉移注意力。

  然而,緊緊地摟著自己懷裡那微微發抖的纖細小人,溫柔地安撫輕哄。鐘鉉知道此情此景,自己說什麼都只是多餘。
  解鈴,終究仍須繫鈴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umiu 的頭像
miumiu

湖 水 綠 毛 線 球

mium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