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手機裡傳來了斷線的嘟嘟聲,珉豪無力地放下了自己的手。

  今晚,資訊量實在太過龐大。

  再加上燦烈的告白……珉豪頓時感到一陣恐慌。

  第一次,他覺得自己有可能真得會失去泰民……失去這對自己來說比生命更重要的人,而那將會是珉豪無法想像的未來。



  腦袋裡回想著這陣子的一切,珉豪努力地尋找著,到底兩人之間的關係,是從哪一刻開始出了差錯?

  只是,拼命回想之後,珉豪卻只是陷入更深的痛苦。只因,他發現這一個多月來,自己和泰民相處的記憶,少得屈指可數……。

  忍下馬上沖到燦烈住處的衝動,抵達地下停車場的珉豪,失魂落魄地開著車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一進門,珉豪便被客廳桌上那幾乎已經完全拼好的立體建築拼圖給吸去了目光。

  腦中浮現著泰民一個人孤單地在這偌大的客廳裡拼著拼圖的情景……珉豪心裡一陣酸疼。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好好地陪他說話了呢?

 


  無法原諒自己對泰民的疏於照顧,珉豪打開酒櫃拿出了一瓶 whisky,倒了半杯。呆坐在客廳裡,望著桌上的拼圖,純飲著這酒精濃度驚人的烈酒,任由它麻醉自己的神經。

  現下的狀況,唯有如此,他才能暫時不讓大腦那麼清醒,不再強烈地意識到……泰民不在自己身邊的事實。


  「泰民……對不起……。」

  無論如何,我都絕對不應該忘記的——寂寞,可是會殺死一隻貓啊。


  充滿失意的俊臉,深深地埋入了自己的那雙骨節修長的大手,珉豪終於忍不住哽咽地發出聲來。只是,再多的歉意,都無法傳達。最終,珉豪只能陷入後悔與自責的無限回圈。

  然而,在這個寒冷的雨夜裡,難受的……可不只他一個人。

 

 

  站在落地窗前,稍早前先進了客房浴室裡簡單梳洗過的燦烈,一臉嚴肅地看著外頭氣勢驚人的滂沱雨勢。

  天氣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毛毛細雨不知在何時已經變成傾盆大雨。

  幸好自己正好打了電話給泰民,否則,以小東西的情況,今晚絕對不會主動聯繫任何人。

  這樣的雨夜裡,如果發生了什麼意外……。剩下的,燦烈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主臥室裡隱約傳出了吹風機的聲響,邁開步伐走了過去,並敲了敲虛掩的房門,燦烈端著一杯溫熱的花草茶推門而入。

  只是,沒想到一推開門看到的,卻是令人不禁臉紅心跳的畫面。

 


  雖然知道自己的衣服對泰民來說肯定是太寬大了,但現在這情況,卻令燦烈忍不住在心裡想著……自己怎麼不再拿給他衣長更長一點的衣服!

  傷腦筋,短褲沒辦法穿可以跟我說一聲的。就這樣只穿著T-shirt走出來不僅會著涼……還有其它更嚴重的問題啊!

  只見泰民為了吹頭髮而向上舉起的手,牽動了T-shirt下擺,形狀姣好的小巧臀瓣若隱若現地露了出來,燦烈身體一熱,實在不知道該將眼神往哪擺才好。

 


  「泰民,坐下來喝杯茶吧。」盡可能裝作若無其事,燦烈將手上的馬克杯遞給了泰民,並輕輕壓了壓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到床邊。「吹風機給我。」對著依然無精打采的小人笑了笑,燦烈接下了泰民手邊原本正在進行的動作。

  然而,泰民卻只是一臉神情恍惚。

  接過燦烈遞過來的花草茶喝了幾口,並向他說了聲謝謝,之後微微地低下了頭,便繼續保持著令人心慌的沉默。

 


  「泰民……你是不是有不想對珉豪說的心事。」關掉了吹風機,燦烈打破兩人間的寂靜,誘導性地問道。「別一個人難受。不能告訴我嗎?」一邊說著,燦烈在泰民面前蹲下身來,看著他哭紅的雙眼,不禁安慰般地伸手揉了揉那鬆軟的黑色髮絲。

  而過了良久,軟軟的嗓音,才終於慢慢地從傳了出來。

 


  「燦烈哥 … … 我覺得,自己好像配不上珉豪。」聲音因為哭過而變得有些沙啞,一開口,便是句令人心疼不已的話。

  「他所處的世界,是我從來未曾見過的。」

  「我不瞭解他的工作,他也從來不願意對我多說 … …。」

  「特別是最近,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心裡,有許多不願意讓我知道的秘密。」

 


  淚滴再度自泰民眼角滑落,語氣中透著陣陣哽咽,薄嫩的下唇也被他給咬紅了。

  「況且,比起一般人,珉豪的家世背景 … … 更讓他有責任必須娶妻生子、繼承家業。」

  「雖然伯父伯母表面上從來不反對我們,可是 … …」

  短暫的啜泣聲之後,泰民接著說道:「我想,終究是我自己太自私、太任性了。」

  「充其量,我就只是一個在娛樂圈裡小有名氣的偶像而已,不應該繼續耽誤著珉豪的人生。他 … … 值得更好的人 … …。」

 


  泰民的話,令燦烈感到一陣錯愕。

  究竟是誰,讓他有了如此自我貶低的想法?讓他突然去想那什麼傳宗接代的問題?讓他不相信崔老爺和夫人是真心祝福著他們兩人?甚至讓他覺得… … 自己在耽誤珉豪?

  這傻孩子 … … 難道不知道自己是多少人生命中的天使?不知道大家心裡將他擺放在多麼重要的位置?不知道愛情這件事,無關性別,珉豪在遇到他之前… … 從來沒對任何人認真?

 


  累積著的情感,突然就在這個瞬間潰堤。

  順從著自己內心的衝動,燦烈抓住了泰民纖細的手腕便將他給壓到了床上,並情不自禁地吻上了他的唇。

  要說這個吻不帶任何的欲望,絕對是天大的謊言 … … 但是,將如此失控的行為付諸行動,卻絕對是源自對泰民的憐愛。

  溫柔地吮拭著泰民那紅嫩的唇瓣,幾秒鐘後,燦烈立即感受到身下纖弱的人一陣劇烈的掙扎,自意亂情迷間回過神來。

 


  依依不捨地鬆開了泰民的唇,下一刻,燦烈便因為泰民眼裡的恐懼與驚嚇而感到後悔莫及 ……。

  「泰民,對不起。」為了安撫泰民,燦烈趕緊鬆開了自己對身下的人兒的束縛,但見到泰民望了一眼門的方向立即坐起身來準備往外跑,就著身材上的優勢,燦烈再度自身後將他給拉入懷裡。

  「別走,我為我的行為道歉。」

  著急的解釋,喚不回泰民的信任。懷裡的人依然扭動著身軀想要離開。

 


  「燦烈哥,求你 … … 放開我。」從來沒想過燦烈對自己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大受打擊的泰民腦袋裡亂成一團。

  原來,燦烈哥這一個多月來對自己的關懷 … … 都是別有用心的嗎?

 


  「泰民,我喜歡你。」原本不想在這樣的狀況下說出口的 … … 但是看到泰民如此激烈的反應,燦烈當機立斷決定立即坦白。

  果然,收到這突如其來的告白,泰民傻住了。一下子忘了掙扎,就只是轉過身去,直直地看向燦烈的眼睛。


  「做出這種事情,我不奢求你的原諒 … …。」看到泰民不再堅持著離開,燦烈趕緊繼續說道:「但保證不會再犯了。」

  「泰民,我對你是認真的。」回望著眼前這令自己無法克制感情的人兒,燦烈再度真摯地說出告白的話語,語氣裡,沒有一絲虛假。

 


  被燦烈如此深情地注視著,泰民覺得自己幾乎快要無法呼吸。

  只因這樣眼神,泰民再熟悉不過了。

  珉豪 … … 也一直是這樣看著自己的啊。

 


  感覺到泰民眼裡的害怕逐漸消散,燦烈接著說道:「正因為我和珉豪一樣,都喜歡著你,所以不准你這樣說自己。」

  「珉豪有事情瞞著你,讓你因此感到不安,是他的不對。但,我相信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泰民,不要小看珉豪對你的感情。」

 


  宛如是在闡述著自己的心情般,燦烈努力地開導著泰民,只是,眼前的人兒依然一臉泫然欲泣,讓燦烈只能在心裡痛恨自己的笨拙… …。怎麼自己 … … 就這麼不懂得安慰人?

 


  「我 … … 想一個人靜一靜。」緩緩地別過頭,躲避著燦烈的目光,泰民不再說話。

 

  「好,今晚你就安心地待在這裡,我會去睡客房。」實在是無計可施,燦烈只能應聲答應。

  想了一下又補充道:「抱歉 … … 剛剛吻了你。」

  「不放心的話,待會兒你可以把門鎖上,濕衣服我會幫你洗好烘乾掛在門把。」

 


  「有事儘量找我,多晚都沒關係。」

  留下一句早點休息,燦烈轉身離開。

 

  房門闔上的瞬間,泰民無力地攤坐在床上。

  今晚 … … 怎麼會過得如此漫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umiu 的頭像
miumiu

湖 水 綠 毛 線 球

mium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